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香山玉踪】引子~14【完结】作者lucylaw

【香山玉踪】引子~14【完结】作者lucylaw

字数:13600


  在完成了《欲海花》系列的第一部的更新后,突发奇想够思了一个悬疑情色武侠故事。我计划在未来5- 6个月内完成更新。故事不会太长,不过希望故事的结构比较完整一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引子深夜血案

  深秋的夜,如此的安静。就像如同这个季节的湖水一般深邃。沐浴后的女人躺在床上,听着远处传来的吱吱的秋虫鸣叫,内心只觉得一阵宁静。

  她本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剑派「万花门」的首席弟子,因为相貌出众,且武功高强,因此在江湖上有了「万花仙子」的外号。

  江湖上并不缺乏美女,但美貌与武功兼备的佳人却是凤毛麟角,再加上她一直性情直爽,颇有须眉气质,因此追求者自然也是数不胜数。但万花夫人自己却一直心如止水,一心只为师门发展尽力。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一次聚会上,万花仙子却突然宣布自己即将成亲,而对象尽然是一个毫无武功,且年纪已经四十有余,且并不算富裕的普通商人。
  听到这个消息后,师门的所有人都立即反对,为此,万花仙子的师傅甚至差点要动用门规。

  在这个年代,商人并不被很多人看得起的,无论是位列朝堂的士大夫,还是躬耕山野的农民。他们认为商人不靠双手,只用一张嘴,就可以享受锦衣玉食,荣华富贵。

  但性烈如火的万花夫人却坚定不移,甚至以死相逼。最后,还是一位本派中备份极高的长老出来调节才作罢,但万花仙子也因此被逐出了师门。

  万花仙子嫁给那个叫张世栋的商人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初到京城做生意不久的冀北人,生意规模也并不算大。但说来越怪,两人成亲后,张世栋的生意竟然一帆风顺,短短数年间已经成为了京城数一数二的巨贾了。

  丈夫的宠爱,富裕的生活,可爱的女儿。一个女人最想得到的东西她都有了,因此她心中充满了满足感。

  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大家的称呼也从万花仙子变成了万花夫人,但女人的美貌缺丝毫不减。

  褪去了少女的羞涩,沐浴过后,穿着雪白的蚕丝浴袍的她,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丰硕的玉乳把浴袍撑起了个帐篷,修长的玉腿如雪般洁白。这具充满母性的躯体,就像是高明的匠人的杰作一般。

  万花夫人望着昏暗的灯火,听着阁外水池里青蛙的鸣叫。已经为人母的万花夫人虽然练武时间大大减少,但每天晚膳过后练一练剑,然后用玫瑰花瓣泡澡的习惯却从来没有改过。

  她喜欢玫瑰花的香味,更喜欢感受自己在沐浴后散发出的美丽,这是每一个美女都会引以为傲的东西。

  这些年来,丈夫越来越多忙在生意中,陪自己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此时的万花夫人已经几乎被江湖忘却,完全变成了一个商贾人妇了。

  但每当夜深人静独自相处的时候,她也难免会去回忆那个天天白衣胜雪,来去如风的岁月。

  突然,宁静的夜晚被「啊………」一声惨叫撕得粉碎。

  这一声凄厉而尖锐,声音中充满了绝望。万花夫人立即起身穿衣,准备出去查看,虽然离开江湖多年,但警惕性却是根深蒂固的。

  「救命啊……杀人来……」更多的凄厉声音伴随着透过窗户射进来的血红的火光传来进来,万花夫人来不及更多地穿戴,只套上了一件外衣,便匆匆抄剑冲了出去。

  推开房门的万花夫人立即被惊呆了,那个温暖的庄园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西厢房的房屋已经被熊熊的火海包围,火焰在秋风的吹动下不断乱窜,被烧毁的木屑带着火星四处喷溅。

  园中的陈设倒了一地,仆人,侍女,家丁四处奔逃,几个镇定的家丁正在不断打水灭火,但杯水车薪完全无济于事。刚压住的火头,迅速又窜了起来。
  突然,墙头出现了十几条黑影,这些黑影手上握着长剑,钢刀,还有很多奇门兵器,见人就杀,转眼间已经砍倒了十几个人了。

  万花夫人这时眼睛里几乎喷出了火,仗剑向最近的一个双手持着判官笔的黑衣人刺了过去。

  黑衣人感觉到了来剑,拿判官笔往胸前一封,万花夫人的剑尖本来就要和判官笔相触的时候,突然手腕一抖,顺势向黑衣人的手腕削去。

  黑衣人似乎早有准备,一边缩手,一边用另外一只判官笔向万花夫人的肩头点去。这一招甚是精妙,一招连消带打,如果遇到武功稍有不济的人,肩头穴道已经被点上。

  而万花夫人却毫不退缩,剑锋向上一撩,径直刺向黑衣人的后头。这一招看似求死的打发,其实却是最合理的选择,自己中招最多不过被点住肩头穴道而已,而对方中招却必死无疑。

  黑衣人见万花夫人的化解方式,不由得也叫了一声「好!」然后突然向旁边一窜,以一种很诡异的身法躲过了这夺命一剑,但同时,判官笔也不能向万花夫人进攻了。

  万花夫人正待继续进攻,突然听得耳后风劲,慌忙低头,一个流星锤几乎擦着头皮过去。显然,黑衣人其他的同伴出手了。

  躲过这一招之后,万花夫人突然想起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丈夫和女儿,此时他们生死未卜,虽然有护院保护,但那些护院的武功和这些黑衣人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于是万花夫人手中的剑法一边,变得迅疾狠辣,逼得两人连连后退。

  就在占据上风的时候,突然万花夫人看到了一幕绝望的情形。一个手持钢刀的黑衣人把一个圆滚滚的事物往她丢了过来,一看之下,尽然是自己丈夫的人头。虽然有些血肉模糊,但额头上的一块伤疤却证明了他的身份。

  万花夫人一下绝望了,只觉得天地已经崩塌。就在这时,判官笔已经点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左臂立即失去了知觉,鲜血从中招出流出。

  这一阵钻新的剧痛,反而让万花夫人从惊慌中回国神来。突然一声发出一声虎啸,疯狂地向两人近招。

  「贼子,我和你们拼啦」此时的万花夫人已经近乎疯狂,剑招也变得有些没了章法,但这种搏命的打发,却让两人无法招架,一个不留神,使判官笔的人的手臂尽然被划了一道扣子。

  「娘亲,救我」突然,一声幼女的惊呼想起。

  万花夫人立即往声音的地方望去,然后她只是看到了刚才杀死他丈夫的黑衣人。黑衣人的眼角带着笑意,显然,这一声是他模仿的。

  这虽然只是弹指间的事,然而生死搏命之间,哪能容得这般的分心,使流星锤的黑衣人见万花夫人避开了自己的飞锤,并不急着收回武器,却顺势一掌击出。
  这一掌来的迅疾,加上适才万花夫人心有所思,开碑裂石的一掌重重地拍在了万花夫人的背上。

  万花夫人之觉得浑身的骨骼仿佛尽碎,内脏也受到了巨震的冲击,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涌出来。

  好在万花夫人也终非易与之辈,虽然身受重伤,这一口血去故意喷向了两人,就这样,得意缓了一缓。一边用万花剑法的守招抵御着敌人的进攻,一边思索着脱身之计。

  万花剑法本就善于防守,此时生死之间,万花夫人更是谨慎,一柄剑竟然使得滴水不漏,这二人一时间也奈何不得。

  但终究已经身负重伤,虽然目前不至于被杀死,但也没有力量反击。这样下去,待自己气力用尽时,也就是命丧黄泉时。

  这时,使流星锤的黑衣人突然一击猛龙出海,锤头直挺挺地砸向万花夫人,万花夫人尽然不闪不避,剑尖也同时刺向锤头。

  黑衣人见到万花夫人的举动,不由得心里一喜,眼看就要砸飞万花夫人手中长剑的时候,突然万花夫人的剑锋一转,剑身按在了锤头。借着这迅猛一击之力,万花夫人施展起师门的独门轻功「落英缤纷」,跳上了墙头,然后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两人正打算追上去,而这时站在一旁的黑衣人突然喝住了他们说

  「不必了,让她去吧」这声音阴阳怪气,似乎是如同地狱来的鬼混一般,另人不寒而栗。

  「唉……可惜走了这只母老虎」拿判官笔的人悻悻说道,显然,那人是他的首领,自己并不敢违背他的意思。

  此时,其他的黑衣人已经从新回到为首的黑衣人的身边。显然,他们已经完成了各自的任务。

  「事儿办好了?」

  「是」众人齐声答道。

  「东西呢?」

  「已经得到」随即,一个黑衣人拿出一个黑布包裹的东西递给了为首的黑衣人。为首的黑衣人打开包裹看了看,嗯了一声,然后问到。

  「从哪里找到的?」

  「是在张世栋的卧室书架后的一个暗格中」

  「哈哈,我要是他,就直接放在光明正大的地方,」一个拿着链子枪的黑衣人说道。

  「须不知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无论放在哪里,在我们眼里,就不怕找不到的。」为首的黑衣人言语声中甚为得意。

  「立即清理现场,准备撤退。注意,斩草除根」

  「那万花夫人怎么办?」

  「」无碍,她中了我的黑石掌,不消三刻就会去陪他的死人丈夫了。「使流星锤的黑衣人说道。

  这是,身受重伤的万花夫人只能只身逃走。显然,敌人是经历了严格的部署的,远远望着庄园的外墙上的身影攒动,显然是还有埋伏。

  经历过刚才的恶战,此时她身负重伤,已经无力再战。她一手勉强握着剑,一手只能扶着墙壁维持身形。

  好在后院目前还没有敌人,这里是战斗的开始地,到处都是尸体。此时经过血洗之后,反而成为相对安全得所在。

  万花夫人来到了后院的一处假山中。伸手往一个石灯中摸了摸,然后一按。假山深处的石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暗门。万花夫人立即跑了进去,随即又关上了石门。

  原来在这个庄园中,还有一处暗道,因为年久不用,里面已经满是积水和青苔腐烂的恶臭。

  暂时脱离危险的万花夫人。想着惨死恶人之手的丈夫和女儿,不由得悲从中来,正欲放声痛哭。

  突然,地道的深处闪出一点火光,显然是有人接近。万花夫人不由得大惊,这个暗道只有庄里少数人知道,难道今晚这一切是庄内的人所为?

  火光接近,万花夫人突只能勉力拔起长剑。突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年轻人的脸,万花夫人心里一喜,竟然晕倒了下去。

  来人见到情形,力忙丢掉火折子,抱住了万花夫人,连声叫道:「师傅,师傅」

  原来,来的人是万花夫人以前的一名弟子,名叫许明。他小时候本是淮南一户人家,后来遇到了山贼,父母双亡。万花夫人当时正好路过,杀了山贼并救下了当时只有四岁的许明。由

  于许明无亲无故,万花夫人便收他做了弟子。之后被逐出师门后,本来想要遣散几个弟子的,但许明却执意跟着万花夫人,替张府做一些活计。

  三年前,年少气盛的许明被赶出张府,原因是与一名府中的乳娘发生了苟且之事被撞见。

  那之后虽然杳无音信,但万花夫人却时常牵挂这个弟子。此时,就在自己已经受到难以治愈的创伤之际,突然看到这名弟子,万花夫人先觉一阵欣喜,然后又充满狐疑。

  可以说,许明对张府的事了若指掌。加上与府上有仇,自然是动机十足。而此时的离奇的出现,不得不让人怀疑。

  「你怎么来了?难道这一切都是你的策划?」万花夫人厉声问道

  「弟子不敢」许明立即跪在地上「师傅待弟子如同父母,弟子怎敢做此天地不容之事,弟子此来是因为……」许明低头在万花夫人耳边说道。

  听着许明的话,万花夫人先是吃惊,然后旋即露出轻松之色,点了点头。
  此时,许明正欲抱起无力站起的万花夫人。

  「不用了,你快走吧」万花夫人阻止了许明。

  「不,师傅,我一定要救好你,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救好你。」

  万花夫人突然露出了一阵欣慰的微笑,「不必了,师傅知道自己的情况,只是有些事…你。一定要替我去办。」

  许明慌忙连连点头,「师傅,你说,弟子赴汤蹈火也一定完成。」说道这里,眼前的泪水已经不断涌出。

  「不必悲伤,也许…也许几个月前,我就知道了今天…」万花夫人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把很多机密…藏在了我的剑柄里……你找个没人的地方自行拆看……然后……然后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万花夫人似乎用了很大的气力,胸口不断起伏。

  「好的,师傅,弟子一定替你完成使命」

  看着许明的诚恳而悲伤的脸,万花夫人突然微笑着,伸手去抚去他脸颊的泪水。

  「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师傅,对不对。」

  弥留之际的万花夫人,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许明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点了点头。徒弟恋师傅,本不为世俗所容,如果不是眼前的情形,许明是万不肯承认的。

  「三年前,你和阿芳干出苟且之事,其实我知道,你是把阿芳当成我了。」万花夫人的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这是妻子对丈夫的语气。

  「我之所以把你逐出庄外,其实是怕别人知道你的想法,伤害了你,也怕你和我在一起太久,而不能自拔,最终害了你自己。」

  许明望着怀中的女人,只觉得百感交际。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你先转头过去,为师最后要给你看个东西」万花夫人勉力坐起身说道。
  些须时间过后,万花夫人在背后柔声说:「好了,转过来吧」

  等许明转回头后,只觉得一下头晕目眩。万花夫人竟然解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美妙的躯体。

  雪白的肌肤上没有一点瑕疵,硕大的玉乳和丰腴的腰臀,是岁月给女人的沉淀。小腹微微隆起,是生育的标记。望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许明一下被惊呆了。
  曾经太无数次幻想过师傅的胴体,那次无意中看到师傅刚出浴后身着浴袍的样子后,就完全无法自拔。后来阿芳有一次得到了师傅赏赐的一件浴袍后,自己便把阿芳当成了师傅,两人如干柴烈火,一拍即合。

  然后后来,却被管家撞见了这一切。在被赶出师门的时候,看着师傅略微失望的眼神,自己简直觉得天崩地裂。

  现在,眼前的一切竟然成为现实,但是偏偏如同镜花水月版飘渺。

  「师傅只是想在临死前,满足你的心愿。」万花夫人娇柔地说道,随即抱住了许明的脖子。许明把头埋进了万花夫人丰满的乳间,拼命地嗅着女人玉乳散发的芳香。眼泪不断在师傅的乳间涌出。

  「不要难过,傻孩子。这是师傅的命,也是你的命」万花夫人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许明的裤子,掏出了许明的肉棒套弄起来。

  许明的肉棒在万花夫人的手中不断地膨胀,拥着丰腴的胴体,许明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声低声的嚎叫,扶着肉棒刺入了已经洞开的城门。

  也许这是世上最诡异的一次交合,师徒关系与生死宿命交织在一起。许明紧紧握着万花夫人的双手,十指紧紧扣在一起,一边把头埋在女人的玉乳上用力地吮吸,一边温柔而用力地扭着腰肢。

  女人在男人的作用下,喉头不禁发出娇柔婉转的叫声。本来已经危在旦夕的万花夫人,竟然有了力气,开始扭动着臀部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巨大的乳房随着男人的动作而不断荡漾着。

  当许明开始最后的冲刺的时候,万花夫人用力地咬着许明的肩膀,在上面流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

  望着肩头流淌的血痕,女人恨恨地说道:「徒儿,你要记住今晚,记住为师的话,你一定要查处真凶,否者为师死不瞑目。」

  在女人充满诅咒的吼叫中,许明把火热的阳精注入了女人的体内。在火热的冲击中,女人杏木圆瞪,死死盯着许明的眼睛,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一代女侠竟然已经香消玉殒了。

  大火还在燃烧,将这所庄园完全化为了灰烬。

  此时已经撤退的黑衣人来到了一个神秘的所在,里面坐着一个锦衣华服的男人。无论是从金丝镶边的湖丝长袍,到翠绿欲滴的翡翠扳指,无不显示出他高贵的身份。

  男人戴着一个面具,让人看不到他的容貌。但却从声音中可以判断出,他是一个中年男人

  「事情办得怎么样?」中年人对为首的黑衣人说道。

  「已经办妥,张世栋一家全部被诛。除了万花夫人之外,其他人的首级皆在此。」

  「那万花夫人呢?」

  「中了老七的黑石掌,此时应该已经死了。」

  「嗯,」中年人这才算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东西呢?」

  「东西已经带来,」黑衣人恭敬地把东西递了过去。那是一本册子,上面写了很多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件事物里真的有绝世武学吗?」黑衣人问道。

  「不,」中年人回答道「这里并没有什么武学,因为,他压根儿就是假的」说着,双掌用力,册子竟然在掌中化为纸片。

  「属下该死,请首领赐罪。」为首的黑衣人立即跪下,伏在了地上。他知道,这件册子的真品,是用奇巧的材料制成,火烧不烂,水泡不湿,刀斧不侵。眼前的册子显然是赝品。黑衣人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像他这样的高手,本来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至于露出这种表现,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对神秘人的恐惧,以他的手段,不知道会怎么对自己,也许是分尸,也许是寸截…

  「属下立即回去找,这东西水火不侵,如果真在府中,必然还能找到。」
  「算了,不必了,我一直怀疑这件事物的真假,算起来张世栋得到此物也有几年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实物,那你们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伏在地上的黑衣人见中年人的语气并不愤怒,似乎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心里微微一宽,正想叩头谢罪,突然见到寒光一闪,接着头皮一麻。然后鲜血就从头顶流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太多的惊异,因为此时他已经死了。

  周围的众人惊呆了,因为他们都没看到中年人如何出手,而自己的首领就在一瞬间被杀死了,等他倒在了地上,众人才看清楚,首领是被中年人用一个品茗的茶杯打碎了头骨,半个杯身已经陷入了额头。这种小瓷杯相对于坚硬的头骨来说本是极易碎之物,但中年人却能够用他击碎一个苦练了多年横练硬功的人的额头,可见男人的内功已经是多么的可怕。

  黑衣人倒在地上,但没有任何人有所行动,因为在这个时候,无论是露出关心还是畏惧的神情,那么下一个死的就轮到自己。大家都是江湖老手,眼前的人虽然喜怒难料,但众人毕竟在江湖上滚了这么多年,还是能知道自己需要怎么表现。况且,在这样一个组织里,任何人的死,都不会对众人产生什么影响。
  「按照之前的方式,继续查找东西的下落。」他的说话如同一泓秋水一般平静,完全听不出自己刚刚结果了别人的姓名。这举动让众人觉得,简直如同遇到了轻易就可叛人生死的阎王一样。

  好在中年人并不打算惩罚其他人,只是手挥了挥,示意众人退下去。众人方才如释重负,离开了小屋。

  待众人下去后,男人摘下了自己的面具,这张脸有很多人不认识,但也有很多人认识。一旦看到这张脸,无论是谁,都会大吃一惊。

  天,已经拂晓。

  当许明从密道离开后,已经身在庄外两里多之外的秘密地方了。四周满是赶来的六扇门捕头和衙役,路上的行人都在议论着昨晚的血案。

  此时许明衣衫邋遢,如果走在街上,必然引起大家的注意,因此只好利用轻功在秘密之处行走着。

  此时天空已经出现蒙蒙晨晖,照在了男人的脸上。男人看着手中用外衣包裹的万花夫人的长剑,嘴角露出了一种很难琢磨的神情。然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第一章。荒唐人管荒唐事

  余杭县的五月,就像是二八年纪的女子一般,温柔却并不宁静,微微闷热的天气,带给了人一种原始的悸动。这个时候是每年一次的梅雨季节,在这个时间里,对于每一个来到这个江南极美的去处的人来说,能够在鱼灯初上的时间点上一份春风楼的「豆豉蒸鲥鱼」,一份「葱香田螺」,一份「上汤干丝」再来上一壶老板祖传手艺酿制的梅子酒,那么即使你拿着七品县令的乌纱去换,也只会得到两个字的答复:「不换。」

  然而此时,这几味人间的美味却好端端地摆在天字头号房的桌上,甚至一筷子也没有动过。因为点菜的客人正在进行着一件更让人难以停止的事。

  雕花楠木床上,一个浑身赤裸男人正压在一个同样赤裸的女人身上,不断扭动着自己腰部激烈地交合着。身下的女人不断用香舌舔着自己的嘴角,脸上充满了满足,胸前的一对玉乳随着剧烈的扭动而不断跳跃着。房间里,不断回荡着女人高亢的淫叫和男人重重的喘息声。

  男人不断的动作把女人送上了高峰,一阵痉挛后,男人终于开始喷射出火热的精华。

  剑,锋利的剑,就在男人达到高潮的时候刺出了。目前这个时候,是一个男人最虚弱,也是五感最迟钝的时候。况且这是一把十分锋利的剑,况且这是一个更加出色的剑手,况且…此时男人最倚重的兵器,两只镔铁打造的飞爪,此时并不在男人身边。

  然而,就在剑锋就要接触到男人的胸膛的时候,突然停下了。一双钢铁般的手掌,牢牢地夹住了剑身,长剑就像插进了石头一般,等到一刺之力尽时,哪怕用尽浑身力气,也难以再前进分毫。

  刚才还在高潮中抽搐的男人,此时已经起身,控制住了来人的长剑。男人的身材并不伟岸,长相也并不出众,但他却有一个响亮的名号,「电光火石」石惊三。

  石惊三,纵横山南道和剑南道的恶盗。如果在这两个地方的富商有被他盯上的,那基本是无一幸免。而且石惊三不光是个神偷,而且心狠手辣。

  有一年,蜀中一个富商送一批极其名贵的药材进京,请了唐门二代外姓弟子里面最杰出的「唐门六少」帮忙押镖,结果石惊三不光杀了所有人,抢走了财物,同时还把「唐门六少」的头全部挂在了唐门总坛的一块匾额上面。还有一次,益州刺史向宰相张阁老献上生辰贺礼,派了上百名军士运送,结果石惊三不光盗走了财物,还在军士的饮水中下了毒,结果军士死了一大半。

  不过石惊三有个习惯,只是在剑南和山南两道作案。这两地人烟稀少,而且财富比较集中,十分适合作案。他作案十分严谨,而且对于知情者从来不留活口,以致于十几间答案做下来,竟然让朝廷毫无线索可循。

  因此他才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在江南富饶之地走街过市。甚至可以身着锦衣华服,去最好的酒楼要一件天字号上房。他这一类的人,本来应该最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的。

  此时他信心满满地握着刺杀者的长剑,而刺杀者已经果断弃剑,变掌为爪,向石惊三的咽喉抓去。而石惊三哈哈一笑,头往后一仰,躲过了这凌厉的一爪,「电光火石」这个外号的得来,除了形容他轻功了得,来无影去无踪之外,也是在说他的掌上功夫如同闪电惊雷般凌厉。石惊三简单地反手一扣,已经扣住了刺杀者的手腕。

  这是一条女人的手腕,洁白而纤细。此时刺杀者用以隐蔽的灰黄色面纱掉落,露出了一张俊俏的脸蛋。一名年纪十七八岁的少女,愤怒地看着石惊三,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哈哈,原来是个俏丫头」石惊三哈哈一笑,放肆地在少女身上打量着。少女一身深色的灰黄劲装,在这尚有余辉的客栈中,和周围环境完全融为了一体。她甚至用同样的布料包裹住了乌黑的长发和美貌,一切都显得精心准备过。
  但此时,他竟然连男人一分一毫也没有伤到,愤怒,绝望,悔恨充斥着心头。
  石惊三淫邪地笑道「小丫头,你打断了大爷的好事,稍后大爷就拿你泻火。放心,大爷会让你在死之前好好享受男女之乐的。」

  「呸」女子一口唾沫吐向男人「狗贼你不得好死。」

  这一记唾沫对于石惊三来说完全不叫事,头只微微一偏就躲过了,而这时一低头,看到了女子手臂上的白云图案的刺青。

  「你是白仓山那个老狗的门人!」石惊三看出了女子的来历。

  白仓山,蜀中白云剑派的掌门人。白云剑派虽然不是名门大派,但白仓山精通医术,经常免费为百姓看病诊疗。加上「白云剑法」和「抚云手」也有独到之处,因此白仓山在江湖上也薄有侠名。

  然而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白仓山却在睡梦中被人杀死,祖传的白虹刃也被盗走。房屋中并没有打斗痕迹,只是胸膛被利剑穿胸而过,剑痕也是白虹刃所致,因此可以说是毫无线索。

  白仓山死后,白云剑派树倒猢狲散。几个一代弟子瓜分了门派财产后散去,只有这个二代弟子郭秀,念及师傅的恩情,执意要寻找杀师仇人。

  这个郭秀本是蜀中一户农民之女,后来父母均患上了一种怪病,虽然白仓山全力施救,但终究不愈而亡。那之后,郭秀就拜在了白仓山三弟子白萍门下,后来白萍因婚嫁离开白云剑派后,白仓山就亲自指导郭秀的武功和医术。

  郭秀天资聪颖,以至于青出于蓝。小小年纪武功已经可以和同门中的一代弟子相提并论了。

  白仓山死后,郭秀独自查找行凶者的线索。她从师傅尸体胃部中流出的血水中查到了迷药「幽兰香」的痕迹,便立即想到了善用迷药的石惊三可能是凶手。随后又通过房顶的灰迹等细节证实了这一点。然后就开始了千里追凶的过程。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三个月的追踪,郭秀终于在余杭发现了石惊三的踪迹。当发现石惊三住在春风楼,并且时常带着一名女子回来欢好之后。便定下了这个刺杀计划。

  然而一切,似乎都在石惊三的预料之中似的,郭秀才一出手便被制住。此时被石惊三抓住,料想师仇难报,而且名节难保,激愤之下尽然滚下了两道泪痕。
  石惊三哈哈大小到「小姑娘,别着急嘛,等大爷玩够了再寻思不迟」突然石惊三表情变得严肃而恐怖,狠狠地说道:「就你这几下子,还想杀大爷我。倘若这么容易就死了,那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知道吗,我早就意识到你的存在了。」

  郭秀惊奇地思索着,自己到底哪个环节发生了错误。

  「呼吸,」石惊三说道「你的藏身之法很不错,说实话,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你的存在,倘若在那种情况下被你偷袭,也许我真的会着道。」

  「但是少女嘛,看到这种男女欢好的场面,哪还能控制好自己的呼吸,」石惊三哈哈地笑着,然后伸出一只手在少女俊俏的脸蛋上摸了一把。「你真以为我那么容易放弃警惕么?别说刚才我的泄身是假的,就是真的泄身的时候,我也可以耳听八方。」

  在石惊三放肆的大笑声中,他伸了了手去就要去解郭秀的腰带。眼见就要失节在贼人之手,郭秀心一横,便要咬舌自尽。

  「非也非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不光是郭秀,就连石惊三也大吃一惊。因为这时桌边已经出现了一个慵懒的男人,低着头,只顾一边吃着桌上的美食,一边去斟那壶上好的梅子酒。这个男人的出现,甚至让石惊三都毫无反应。这似乎不是人能够做到的,简直就像鬼魅一般。

  石惊三立即松开了钳着郭秀手腕的手,一拱手「兄台何人?」。他并没有出手,虽然是个胆大之人,但眼前之人出现得毫无声息,武功不说,这等鬼魅般的轻功远非自己能比。倘若贸然出手,未必便能占得了便宜。因此,便故意做了个恭敬之状,其实已经准备去取随身兵器了。

  男人一顿吃喝后,终于抬起了头。只见来者是一个青年,约摸二十六七岁,生的尽然十分俊俏。男人身着一件名贵的湖丝长袍,手上还带着一个碧玉扳指。从衣着来看,简直与江南的纨绔子弟无异。

  男人饮了一杯酒后缓缓说道,「男女之事,乃是天地间第一等大事。况且泄身之际乃是男女阴阳际会之时。乃是超乎于一切,乃至生死的,岂可因为一时的干扰而分心。」

  没想到男人一开口,尽然是如此不着边际一段话。

  却又见男人说道「这位姑娘,你刚才使白虹贯日行刺,长剑被制后使用」浮云手「的」云踪无定「这路配合遇到一般人物自是够了,但遇到电光火石确实毫无胜算的。反而不如使用」流云拂袖「攻他腰眼。」

  这一句话郭秀尚不能理解,但石惊三却惊得几乎叫了出来。腰眼正是他的罩门所在,来者竟然一眼就看了出来。

  「嗯,这鲥鱼本是极美之物,可惜你竟然弃如弊履。可悲,可悲」

  男人进屋之后,先是言男女欢爱之事,然后又一口道破石惊三的弱点,然后又不着边际地说道饮食上。突然脑海间闪念而过,石惊三问道:「你是霍青玉?」
  醉玉颓山霍青玉,江湖第一号奇男子。此人有三痴,一痴美食,二痴武功,三痴美女。如果说世界上有一个人对于这三种东西都精通的话,那就非他莫属了。
  据说他的舌头,可以尝出一百零八种调料混在一起煮的一碗野猪肉。据说他的武功,即使连武林中身份最高的少林寺主持释圆大师,或者是天山剑派长老,天下一剑独孤子,也要称赞的。

  而更多关于他的传说,是他的艳福。据说他身边的极品美女多到难以数计,据说他曾经一夜战倒了十多名皇帝赏赐的宫女,据说,他是天下第一号的花痴。只要有美女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

  猜出了来人的身份后,石惊三刚才的张狂的样子立即不见了。虽然还是衣冠不整,但并经已经是端正地坐在了床上,腰际间也多出了一条整齐围好的毛巾。他当然对霍青玉的口舌功夫没有兴趣,对他风流韵事更是漠不关心。石惊三在乎的,只是他那卓绝的武功。

  「不知霍兄到访,有失远迎。不知霍兄有何见教?」石惊三拱了拱手,其实这时候他已经把自己成名的暗器燕子镖,扣在了手上了。

  「什么有失远迎了,刚才我不是说了吗,男女交合乃是天地间头等大事,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必停止。」

  「哈哈,霍兄玩笑了」石惊三见霍青玉尽是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一时也不好发难。「若是霍兄看上了这个小雏,那今天就卖霍兄一个人情,不过就怕这小雏未经风月,满足不了霍兄。」

  郭秀听到两人的对话,醉玉颓山霍青玉的名头她也听过。眼见石惊三要将自己送给这个风流大少,不知道还会受到什么样的凌辱。无奈此时穴道被石惊三点住,一点放抗的力气也没有。

  霍青玉笑着说道「石兄言重了,在下虽然好色,却绝不会去强迫一个性子刚烈,一心求死的小姑娘。」话说到这里,突然往石惊三的方向弹了两下,两道白光飞出。石惊三慌忙双手一封,护住了周身大穴。然而却并不见暗器袭来,再定睛一看,旁边的郭秀却已经能开始活动身子了。原来刚才,霍青玉用两块骨头做暗器,表面上是攻击自己,其实却用上了巧劲,骨头飞到一半,却如同回旋镖一样,飞向了郭秀,解开了她被封住的穴道。

  就在这时,突然寒光闪动,十几枚燕子镖向霍青玉飞了过去。刚才石惊三见到霍青玉露了这一鬼斧神工的一手暗器功夫,知道今天的事难以善终。论武功,自己万万不是霍青玉的对手,只能先发制人。

  这燕子镖的功夫,石惊三打小时候就开始苦练。相同的十几枚镖打出去,却有快有慢,如果对方躲得过第一波的燕子镖,无论是向左,向右,还是向上向下,非躲不过第二波的攻击不可。

  就在石惊三发射出燕子镖的同时,立即施展开轻功从窗口跳出。他做事一向谨慎,知道如果这一次飞镖如果得手,镖上的剧毒便立即可以取霍青玉的性命。如果不能得手,那么这边是自己唯一逃生的机会。况且,他还有第三道防线。
  这突起的变化,即使是江湖经验很深的人,也很难防范。一瞬间,石惊三已经飞奔在离春风楼几十丈外的地方了。这些年来他纵横江湖,除了高超的武功之外,机变能力也自诩天下无双,因为还想在这个江湖保命,光有武功是远远不够的。就在石惊三满意地回想着自己的处理方式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前方四五丈的地方。这个身影的出现,让石惊三一下子仿佛如同跌入了冰窖之中…

  却说这边,霍青玉看到飞来了燕子镖,却避也不避,只是往空中一阵连弹,火光飞溅处,十几枚燕子镖已经被打落在地上,使用的同样是桌子上的菜肴残骸。不错,躲避暗器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空中击落他。

  然而就这么一顿见,石惊三已经夺窗而逃了。霍青玉心里不禁暗暗叫了一声「好!」然后边起身准备追赶。

  就在这时候,突然心念一动,霍青玉急忙一低头。就在这一瞬间,两把飞刀几乎是擦着头顶飞了过去。这飞刀来得十分迅疾,以至于敏锐如霍青玉的人,也差点猝不及防。就在这时,两把飞刀又至,想要躲开已经是不可能了,眼见飞刀就要击中霍青玉的时候,突然影子一闪,霍青玉竟然连出两腿,踢飞了这夺命的两把飞刀。

  躲过了这次飞刀攻击,霍青玉回头往飞刀来处看去。之间绣床上那个本来躲在被子中的女人已经坐起身来。刚才的飞刀正是她发出的。

  女人此时身上只是裹了一个被单,浑身赤裸地坐在床上。由于刚才的动作,被单已经滑落大腰间,露出了丰腴的躯体。汤娟正待继续出手,却觉得腰眼一酸,径直瘫软在了床上。原来就在霍青玉躲避飞刀的时候,已经暗中打出了一枚骨头,点中了她腰间的穴道。

  「鸳鸯柳叶刀」霍青玉看了看掉在地上的飞刀「你是汤娟?」

  原来这个女人竟然是出名的母老虎,鲁班门门主鲁自中的夫人,月英夫人汤娟。没想到这个闻名江湖的母老虎,也是耐不住寂寞之人。

  汤娟怒目圆睁地看着霍青玉,知道自己不是霍青玉的对手,不过这一阻,却也让石惊三可以逃远了了。

  霍青玉向来不会对女人动粗,见女人失去了抵抗能力,便纵身从窗子跳出去追赶石惊三去了。

  然而,当见到石惊三的浑身赤裸地躺在一条街道中央的时候,霍青玉也不禁惊呆了。此时石惊三双目圆睁,尽是说不出的恐惧。两边都是四散逃窜的行人,边跑便喊:「杀人啦,杀人啦」。

  这一切变化来得如此的突兀,以至于霍青玉都大吃一惊。连忙蹲下身子,伸手往石惊三的脖颈上的脉搏一摸,已经毫无生命的迹象了。霍青玉检查了石惊三的尸体,让肌肉上有少量的擦痕,显是从房顶掉落所致。另人经验的是,除了一些掉落的痕迹之外,竟然没有一丝致命的伤口。

  霍青玉知道,石惊三这种打小休息横练功夫的人,即使是被人点了穴然后从房顶上扔下来,也断不会摔死的。就在这时候,霍青玉看到了旁边还有一个惊慌失措却没有离去的小贩,便立即冲过去,抓住了小贩连声询问道。

  「大爷,这不管小人的事,小人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小贩显然被霍青玉吓得魂不附体,霍青玉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的情绪稳定下来。

  「刚才我正在做买卖,突然就见到这个人从房顶上掉了下来,然后大家都四处乱跑了。小的是怕货物被人顺走,所以才多逗留了一下。」

  「那你当时有没有看到过房顶有没有别的人出现呢?」

  「没…没有……再说了,当时小人正在和别人做买卖,那里有心思看房顶啊」
  霍青玉心里知道,能够将石惊三一击致命的人,如果想隐藏行踪的话,自己就是把每个路上的行人都问一遍,也找不到任何端倪的。想想也从小贩那里问不到什么东西了,于是便给小贩手上塞了点银子让小贩离开。

  就在这时候,郭秀也赶到了。她功夫和机变自是远远不及霍青玉,以至于到得晚了不少。当看到师门仇人命丧街头的时候,她不由得浑身颤抖了起来,眼泪也夺眶而出。

  「恶贼,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说着,便把剑向石惊三的尸体斩去。却不了剑刺到一般,拿剑的手却被人抓住。一看之下,竟是那个在一旁的霍青玉。
  「干嘛!放手!」郭秀充霍青玉大声吼道。「我要这个贼子不得好死」
  霍青玉叹了口气说道「郭姑娘,你的心情我理解,但请不要破坏现场,关于石惊三的死还有诸多疑点,说不定会有更大的阴谋在他身后。」

  郭秀见霍青玉说得真切,便不再向石惊三的尸体发难。她风餐露宿几个月,此时只觉得师门大仇已报,心头一宽,头一晕,竟然差点倒下。却又听得霍青玉叫了一声:「不好」,人影闪过,霍青玉已经往春风楼方向跃出数丈了。

  霍青玉可以百分百肯定,石惊三是被人杀死的。要想知道和他的死相关的东西,最好的方式是问汤娟。而此时,汤娟大穴被自己点住,如果有人想加害,是不需要吹灰之力的。

  然而,终究霍青玉已经玩了,等他到达春风楼的时候,汤娟已经倒在了地上,嘴角已经渗出血迹。不过好在她的双目还在微微动作,显然还没有死去。霍青玉急忙过去解开了她身上被自己封住的大穴,然后往她体内注入了一股真气。
  另人奇怪的是,穴道被解的汤娟竟然没有疼痛的喊叫,而是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叫声。一般这种叫声,是在女人欢好的时候才会发出的,而这种生死边缘。如果一个女人发出这种声音,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她已经中了媚毒。

  霍青玉紧忙摸了摸汤娟的脉象,大惊道:「阴阳散!」

               第一章完

上一篇:【女英雄的麻烦】下一篇:【穆桂英外传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