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我的老婆】

【我的老婆】

               我的老婆


排版:tim118
字数:4623字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原本要回台北了,但是一时兴起玩过头,反正明天仍然是假日,就多玩一天。

  受邀和新婚半年的妻子出游,因为我们没有车子,老婆的同事何莉和她老公阿正想到垦丁公园,可是怕一个人开车太累,于是要我们同行。

  为了省钱,最后一晚我们一起住同一间四人房,而且经过两三天的相处也比较熟悉了,晚上老婆一起到海边散步,浪漫的夜色和着徐徐的微风,我们陶醉的热吻,在我的爱抚下她很容易就娇喘起来,我也忍不住上下其手,趁夜色黑往她胯下一探,她已经湿透,整个内裤都浸湿了,只是我们毕竟比较年长,还没有那么冲动当下作起来。

  回到饭店,何莉与阿正还没有回来,因为有车可以玩晚一点也不怕,洗澡后老婆偷偷的告诉我说:「唯一一条干净的内裤刚刚弄湿了,她没有再穿上,所以……就就……没有穿了。」

  我心想也是没关系的啦,反正就要睡觉了,谁看啊?留一盏床头灯,我们先就寝了。

  朦胧中,他们进门了,我听到何莉先去洗澡,阿正则开了电视,虽然很小声,但是煽惑的叫声还是清楚的听到,他在欣赏有料的,我眯着眼想看一下,见到老婆早已熟睡,怎料阿正的眼光竟然注意到我们床上,我小心的没让他发现我醒来,没错!他直盯着我们床上看。

  我突然意识到他看的是甚么了,我老婆虽然不是那种惊艳型的女人,可是也是中上姿色,尤其身材高挑,足足有170CM,35。26。37,更不能不说惹火,夏天虽然有冷气,却也不用辄Q子,穿上我的海滩裤,宽松得就像裤裙一样,加上老婆睡觉不自觉弯起膝,那裤管自然滑下后,可就更为暴露。

  我心中暗自咒骂:死色鬼,还看!

  没想到他变本加利的坐到他们的床沿,隔着一个床头柜色眯眯的盯着老婆的大腿直瞧,看他一付紧张兮兮的样子,不时的看我们是否醒过来,又把焦点集中在我老婆的裤裆。约略过了十分钟,他受不了伸手偷偷地想拉开我老婆的裤管,不料翻动裤子的动作让我老婆大腿痒痒的,自然就伸手抓痒,一抓就把大腿整个儿露出来,同时动了动脚,只是我老婆不动还好,一移开后她双腿竟然分开倒下,一脚靠在我腿上,一脚就分开在床,我咧~~希望这样没有暴露。

  但是事与愿违,从阿正的角度看去,腿根处的阴毛就微微露出来了,光线不亮,但是惊讶的是我老婆腿根处没有预想中三角裤的踪迹,这个惊喜让阿正的好奇心大起。

  正当阿正想要进一步有所动作的同时,何莉小声的叫着阿正,要他帮忙拿毛巾,他就进到浴室,没一会儿,何莉出来了,换阿正洗澡。

  洗澡后的何莉绕过床走到我睡床旁边的台抹上一瓶又一瓶的保养液,脸上完后又双手,她虽然没有夸张到只围个浴巾就出来,但是也只有穿着一件长?恤而已,她大概怕把我们吵起来没再开灯,阴影下没有注意到我张开的眼楮,本想和她聊上几句的,只是她接下来的举动让我爽得吞下所有的话。

  她把脚踩上我们的床沿,继续抹,等于把她重要部位向着我暴露,镂空的白色小内裤只小小一条,一抹黑色的阴毛刺刺的冒出来,她穿内裤时并没有像我老婆一样细心的把所有阴毛藏起来,蕾丝边的小布条松松的遮着,可惜重要部位被三角裤挡住了。不过她一动一动的还是会拉开一点点,昏黄的灯光里我似乎可以看到她的大阴唇悄悄的暴露出来,最后还将衣服用下巴挟住,整个都掀起,不放心的看一下我,才背对着我解开奶罩。

  我可就不客气张大双眼瞧着她私密胯间,从侧面我看到她捧着奶子又搓又揉,我的小弟弟马上竖立致敬,涨大的鸡巴从短裤缝冒出个龟头,更夸张的是接着她的手从后腰插入拉下底裤,抹肥臀,没想到外表清纯的何莉阴毛却如此浓密,我还可以看到冒出来小小的花瓣,真必须对她另眼看待。

  何莉细心的抹完全放松,心中还哼着歌曲,内裤卷成一条停在膝,俐落的擦好之后拉上内裤,走回床上躺下来,安适愉悦的合上眼楮。

  可是我可就睡不着了,望何莉床上看,她表情安祥,我起身想偷偷地摸她一把,以报她老公偷看我老婆之仇,捏手捏脚的走到她身旁,细细的观察她是否睡着?故意打开放在她旁边的行李箱翻起一件裤子,以便等会她醒过来可以当成理由,翻动的声音没有让她醒过来。

  我遂掀开她下身的被子,她仍然没醒,被子下羊脂般的大腿肌肤嫩嫩的,三角裤并没有穿得很紧,我轻易的就可以从旁边伸进手指,沟住她的大阴唇翻开,这举动惊动了何莉,我赶紧收手,她皱皱眉头动了动又继续睡,差点失手让我生气,我再度小心的扯住她左侧的内裤底,双手捏住狠狠的用力一扯,薄薄的料子轻易的就给拉得松垮,松开的裤裤保护不住何莉的阴户。

  我伸手轻轻的抚摸,没想到何莉却在这时候醒过来,而我的手就停在她私密的地方,中指还掐入她的缝隙中,趁她没反应过来我就收手了,何莉张开双眼看着我,残破的内裤下露出小穴,她隐约知道有被我偷摸,面对我装饰性的浅笑,我心跳得很快,惟恐被她拆穿,大概是刚睡着,但是没有睡沉,忽然想到自己下身只有一条内裤,往下一瞧,竟然发现自己黑绒绒的阴毛露出好多,惊羞得赶紧被子。

  回到床上躺下,久久不能入睡,我偷偷地伸手把老婆的胸罩解开,开始玩起沉睡中的老婆,自己老婆嘛,可就没什么好客气的,她的每个敏感的阵地我可是一清二楚。

  结婚半年来,老婆对于性欲渐渐苏醒,再不像半年前刚刚体验润泽时的羞涩,只经过一下子的爱抚,朦胧中她却已淫水直流,我把她的短裤撩高,老婆淫浪起来后每每都会把双腿大字型的打开,整个阴户就明晃晃的呈现,穴中淫水泛光,红嫩嫩的花蕾正湿热收缩着,平日的我可就马上翻身上马,顾虑到何莉是否已经睡着,还是小心一点为妙,当然,今天也是有意多玩弄一下,轻轻按着她的阴核捏住,老婆爽的双腿紧紧的夹挤,冒出更多的淫水。

  但我忽略了洗澡中的阿正……

  他没有征兆的开门出来,我来不及帮老婆穿上裤子,只用手边一条小床单赶快遮上她的私处,老婆还兀自发浪着,轻轻的扭动腰枝,双脚更是一张一阖的,藉由这样的动作刺激小穴,希望得到一点慰藉。我没办法,只好自顾自的装睡,可能潜在的心里也想让我美丽的老婆暴露吧。

  阿正走出浴室望床上看,老婆等待我的爱抚不明白状况,淫荡的一手撩开床单抠摸自己的小穴,一手隔着床单抚弄双乳,她又弓起双腿,哇喀!!这样不就全曝光了吗?

  阿正看到一个睡卧的美女双腿张开露出阴部的淫样儿,马上小心靠近,看到我老婆美丽的阴户,细细柔柔的阴毛一撮黑黑的倘佯在雪白的小腹上,一直延伸至神秘的三角地带,裂缝上长出一抹较长的黑毛,并顺着两片嫩肉敞开,卷曲细密的布满穴旁,先是趴下嗅了嗅,转头看看自己的老婆及床上的我。

  他意外的是眼前的美女早已湿漉漉一片,红艳的肉瓣衬着湿溽的阴毛,穴水还沾湿了屁股,神不知鬼不觉的伸出中指,轻触美女的大阴唇,似乎没有抗拒,其实老婆早已等待我的奸淫。接着稍稍大胆的抚摸整个阴部,只见眼前的熟女把双腿张得更开,让阿正的手掌整个贴近私处里复杂的嫩肉,沾得整个手都湿淋淋的,简直骚到骨子里去了。

  按了按穴口,缓缓的把中指第一个指节抠进穴中,看到没有推拒,再往前塞入整根手指,慢慢的抽动两下,我老婆受到刺激抖动腰部,自动磨擦起来,深深的渴望更进一步的满足。阿正弯起拇指压住老婆的阴核,那敏感的所在,我知道这个骚货最吃不起我捏住她这儿的,果然她马上轻而深的「哼~~」了一声。
  看到这情形的阿正,再怎么笨也懂得,他动作又轻又缓慢,悄悄的爬上我床,自己早将碍事的内裤脱下,这小子难道要……我不想让他看到我醒过来,所以闭紧双眼。

  阿正上床后,先是掀开老婆身上的被子,翻开衣服,两团肉球雪白而有弹性,红色的乳尖早已凸出,他藉着昏黄的光线欣赏眼前的美女。

  我老婆误以为是我要上她,自己把床单塞往屁股下面垫着,看得阿正瞳孔放大, 吞口沫,老婆自动的用双手掰开浪穴,她真的很需要被插入,早在晚上散步时埋下情欲的种子,现在悄悄的萌芽,淫水流得连股沟都沾湿。阿正并不马上插入鸡巴,他低下头用嘴唇含住老婆的肉芽,随着舌头的扫动,从湿穴里传出「滋滋啁啁」的声音,老婆已经爽得又摇又扭。

  操!!也不看清楚搞她的是谁,就一副欠干的浪劲儿。

  阿正缓缓的开始把鸡巴塞入床上女人的蜜穴,我老婆并没有张开双眼,身体被男人靠近,阴部感到鸡巴的触击,竟然像平常一样用手拉开大阴唇,把整个嫩红的小穴裸露,扶住龟头,满足的承受鸡巴的刺入。

  阿正没想到会这样顺利,更大胆的掀开我老婆的衣服,轻巧的揉搓奶子,我知道老婆的忍耐已到达极限,她自己爽得受不了缓缓的扭起屁股来,一前一后的乱颤,可是阿正怕弄醒我,根本不想有甚么大动作。

  这样钓味口,反而让我老婆焦急的一手搓揉奶子,一手扒开自己的右股嫩肉,挺起腰部让阿正的鸡巴插入更深,接着双脚紧紧的盘在人家的腰部,就像她平常发浪的狠劲儿。

  阿正到这情形忍不住轻轻的撞了几下,对于我老婆现在的情况来说无异火上加油,她马上忘情哼叫起来,这浪蹄子才被搞一下,莫非就要泄身了?只见她疯狂的摇晃身体,抱紧阿正,让人家把她两团奶子紧压住,自己用力抖动跟着伸直双腿,狠狠的泄出一堆淫水。

  从阿正抽插时下体发出声音明显不同,可以知道她真的很爽。

  在她泄了一次之后,阿正并不让我老婆有喘息的机会,不停止的一直抽插着,拉高她的右脚,帮她转身趴下,我老婆意识被下体传来麻麻的甜蜜完全占据,没想到要抗拒,将性感的美臀抬得高高的。阿正虽然怕我醒过来,但是实在忍不住,一手搓揉奶子,一手绕过前腰往她小腹下抠挖淫穴。

  老婆双手撑在床上,她感到一丝丝困惑,老公很少像今天一样的玩弄人家的,他那根要死的坏东西今天好像比较粗大,只见她的双手似乎在寻找熟悉的触摸感觉,但是背后的男人她却有些陌生,阿正并不给她有机会思考。

  干!操别人的老婆竟然一点都不怜惜,这样的搞法我那新婚半年的老婆那经得起刺激?不由自主的又骚浪起来。

  她不时张开双眼,想回头看看正在玩她的男人。忽然间,她竟然发现身旁的我,那么现在在她身体里的男人是谁?

  身体的反应让她没办法多想,身体每个敏感的点都被触摸着,她被弄得很快又达到了顶点,浪泄出更多的阴精。这次的高潮维持了好一下子,臀部不停往后抖动,模样淫荡不堪,嘴巴深处呵呵出声,双脚终于在一次紧绷后颓倒瘫开,她被干到升了天。

  我的经验告诉我,她已经交货了,简直爽到歪掉了,现在的她已经无力反抗,官能的刺激让她意识模 ,自己淫荡的样子竟然是被别的男人干着?她虚脱得闭起双眼。

  可是阿正一点也不放松,要命的 奸我老婆,她已经精疲力尽的躺卧任阿正奸淫,蜜穴湿湿一片,连床单上也沾粘着淫水。

  又过了好一下子,阿正用力挺身尽根插入,僵直的顶住,射出浓精,拔出鸡巴,我老婆还是大字型的张开大腿,她已经被干到无力清理自己的浪穴,累得睡着了。

  清晨六点钟,morningcall响起,阿正和我老婆同时醒过来接,我老婆的下体仍然裸露,慌乱中接起身接电话后,才发现自己阴户赤裸裸的暴露在别人面前。

  老婆羞惭得不知该如何,紧张得丢下电话,掩住私处,手掌触及的是湿湿滑滑的穴口,因为站起来的关系,倾出昨晚射入的浓精。阿正体贴的撕了张卫生纸给她,她马上住阴部,小声的要求阿正不要再看她。可是阿正却窃窃的在她耳际说:「嫂子!昨晚对不住,把你干得太利害了。」

  我老婆一时之间愣住了,她不相信昨晚自己的浪样儿,对象竟然真的不是老公,顿时羞辱悔恨交杂,细细回想起来知道这是事实,怨怨的看着阿正,不知该如何?

  后来,我们都当没这回事,快快乐乐的回到台北,可是我忘不了老婆被奸淫时的滋味,下次有机会……

上一篇:善良的妻子下一篇:【淫荡女友的调教之路】一作者插我女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