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淫荡女友的调教之路】一作者插我女友吧

【淫荡女友的调教之路】一作者插我女友吧

字数:5045

            (一)女友在厕所被干

  我们学校艺术类专业都在顶楼,几间教室,课也不多平时很少有机会几个班都在上课,所以人也特别少。

  这里说一下女友的样貌吧,长发,喜欢紮马尾,脸小小的五官清秀,C的胸很是饱满,一米六的身高屁股很翘.

  说到这样貌,小卉在学校追求者可是不少,但她的男友是高中的一起考来这个学校的,我恨呀,这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就只能每次有机会默默关注她,她开心不开心都会打听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半夜也会想到她,想想她在干什么.
  这种生活一直维持,直到大二的一次无意中的偷窥让我内心风起浪涌啊!
  这是一个下雨天,因为要上课冒雨来到教室,却发现教室只来了几个人,大学这种天气果断该逃课啊!我正在想要不要回去呢,就见她走进了教室,还对我笑了一下,我脚就再也迈不动了。

  老师在上面开始绘声绘色了,我却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双眼不时看她一下。一上午过去了一半,人更少了,这时她前男友晓文来找她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经常来找小卉,然后拉她不知道去哪。好奇心让我跟了上去,只见他们来到厕所前争执了一下,晓文竟然拉着小卉进了男厕所,我赶紧跟进去了,找到他们进了隔壁位置,静静地听着。

  小卉:「你每次都这样,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啊?」

  晓文:「你也看到你们班那情况了,哪会有人来啊?」

  小卉:「都不知道你整天在干嘛,尽想这些不正经的。」

  晓文:「这怎么能是不正经呢,夫妻生活嘛!」

  小卉:「谁跟你夫妻,证呢?」

  晓文:「快别说了,我都要憋死了。」

  接着就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就不说话了,只能听到晓文的喘息声。这时我想到另一边好像是有马桶的,於是我就过去站在马桶上看过去,顿时愤怒就充斥整个胸膛。

  眼前,小卉正半跪着,晓文站着,裤子解开了,小卉正在不断地吞吐着晓文的肉棒。我操他妈的,看着女神在给别人口交,心中正是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跑。
  我看不下去了,坐在马桶上,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有一丝微妙的感觉.
  突然隔壁传来一声呻吟,我知道小卉一定已经被干了,这是一声空虚了很久被满足的声音。我心里更难受了,喜欢的女孩在学校厕所隔间被另一个男人抽插着。

  听着一声声的「啪啪」声,我的鸡巴居然硬到要爆了一样,是的,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是硬得比平时更硬。我的内心除了难过还有一丝兴奋,对,就是兴奋. 我的脚又移上了马桶,我本能般的站了上去看隔壁的春宫秀。

  小卉站在那扶着墙,屁股翘得很高,晓文站在后面一下一下深深的插入,小卉的小穴已经泥泞不堪了,淫水都流到了大腿上。

  晓文:「宝贝,爽吗?是不是很喜欢被我干呀?」

  小卉:「不要说,啊……人家……害羞……啊……」

  晓文:「你个骚货,在厕所翘着屁股被我干还害羞。」

  小卉:「不是的,是你……硬……拉我……过来的……」

  晓文:「既然你不愿意,那不来了吧!」说罢,把鸡巴抽了出来,只是在穴口摩擦就是不插进去。刚被满足的小卉一下又空虚了,哪还顾得上矜持,屁股摇着想要被东西插进去满足,不停地哼哼。

  晓文:「怎么了呀?」

  小卉:「晓文快进来,我受不了了!」

  晓文:「什么进来呀?」

  小卉:「用你的肉棒插我,快……」

  晓文:「那你说你是不是小骚货,是不是欠干呀?」

  小卉:「是的,我是骚货,我欠干,我喜欢被老公干。」

  晓文又大力的插了进去,又是一声满足的呻吟。随着这声呻吟我也射了,对着曾经的女神现在在我眼前被干得欲仙欲死的浪货的脸狠狠射了出去。

  晓文这时抱起了小卉,抵在墙上开始冲刺一样抽插,小卉被干得胡言乱语,再也没有开始的矜持了。这时我的鸡巴又硬了,我看着喜欢的女人被干,竟比平时更兴奋,甚至比我自己干都兴奋,我是不是心理不正常啊?我这样问自己,我很纠结.

  小卉:「噢……晓文快点……用力……啊……再深点……」

  估计小卉快到高潮了,晓文把小卉放下来,故意中断了一下,也许他是快射了,不想这么快结束吧!

  小卉:「不要停……快点进来……用力干我……」不敢相信平时端庄的女神现在成这样了。

  晓文:「小骚货想要了吧?求我呀,求我干死你。」

  小卉:「老公,干死我吧,求你了,用你的大肉棒干死我!」

  晓文让小卉自己摸自己的脚,腿伸直,这个姿势令她上身俯下,屁股翘得更高了,让我都血脉贲张,菊花和小穴一览无遗,小穴不时还有一些淫水冒着泡流出来,晓文淫笑一下,又全根插入了。

  这个姿势可以看到肉棒一下一下连根没入淫洞,抽出来时阴唇外翻,说不出的淫荡。小卉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拼命翘着屁股一下一下迎合,渴望追求性爱高潮的欢乐。晓文开始快速抽插,闷哼一声全插进去不动了,就看鸡巴一下一下的抖动,他射进去了。

  小卉:「啊……好烫……啊……噢……」浑身开始不住地抽搐。看到这,我也忍不住了,马眼一松,浓精喷射而出。

  我们三个一起到了高潮,一起喘息。缓了一下,再看小卉还是那个姿势,精液混合着淫水从小穴流出来了,顺着大腿一直流下……

  我默默地退出了厕所,过了一会,小卉也回来了,脸还红红的。

          (二)女友在家与前男友再续前缘

  自从看了小卉淫荡的一面,我的心理渐渐转变了,以前都当她是女神,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但现在每次看到她光鲜靓丽的外表,我脑海里都会出现厕所的一幕幕,那个翘着屁股求人干她的小淫妇.

  心理的转变也导致我有勇气开始追她了,这种外表高冷、私下淫荡的极品,一定要得到呀!

  在一次次的关怀、糖衣炮弹的猛烈轰炸下,也正好抓住了她前男友甩了她这个契机,天天安慰她、逗她笑。终於拿下了,在大四她答应做我女朋友了,自己还是有一点点小激动的。

  女神到手了,当然要好好照顾一下,慰劳慰劳自己了。听说女友打算考研,於是大四我就到外面租了个房子,就这样,我们一起住在了离学校不远的小区里面了。

  刚开始女友还是很害羞的不让我跟她住一个房间,我睡客厅,明明是个小骚货,装什么高冷!每天早上我都故意在她面前说腰酸脖子痛,终於这天睡前跟我说:「外面要是不舒服就进来睡吧!」如获圣旨,我穿上拖鞋就飞奔进去了。今晚一定要一亲芳泽!

  我进到房间里,看她已经躺下了盖着被子,背对着这边,我走到床边在她旁边轻轻躺下,刚开始什么都没有做,但鸡巴已经很硬了。过了会,我翻身顺势手抱住了她,她也没有反抗,『有戏!』我心想,慢慢移动开始把硬了的肉棒抵在了她屁股上,真的好柔软很挺,我感觉肉棒像陷进去了一样,差点没缴械了。
  她应该也感觉到了我的坚硬,身体抖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制止我,我就当她默认了,手开始伸进衣服,慢慢从肚子一点一点摸了上去……开始接触到胸了,我的手都在颤抖,毕竟是曾经的女神暗恋了两三年之久,现在就躺在我旁边,我马上就可以得到她了。

  手还在不断往上,摸到了一个硬硬的凸起,我用力捏了一下,「啊……」小卉没忍住呻吟了一下。我继续往上,直到整个手全都握满还是没有全部掌控,好大好软,全身毫毛都立起来的感觉.

  我开始边揉弄她的酥胸,边亲吻她的背部,小卉渐渐来了感觉,伴随着手的节奏开始喘息。「嗯……」小卉又哼了一声,此时我的手已经摸在了小穴上面,那里已经很湿润了,水流了很多,手指动一动就能听到水声了。

  我开始去脱她的小内裤,小卉很配合地抬起屁股让我脱掉了内裤,看着耻丘上那一小撮阴毛被修理得整整齐齐,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掰开她的双腿,对准位置就狠狠的插了进去。

  「噢……五哥,轻点……」(PS:在班上我外号小五)

  我没有理会她,这一刻我憋太久了。我一直在不停地高频率抽插,每次都拔到最外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又直接插到最里面发出「啪」的一声。小卉也渐渐进入状态了,开始叫床还不时让我深点,有时候摩擦到了G点,她会很嗨的说:「对……就是那里……啊……好爽……」

  我像打桩机一样的冲刺了快二十分钟,小卉开始颤抖,小穴开始收缩,一吸一吸的,爽得我要射了,刚准备拔出来射在她肚子上,小卉却紧紧用腿夹住我不让我走,要我射在她里面。我再也忍不住了,浓精像火山爆发一样,一波一波的射了好多,射完了拔出来,床上都流了一大滩。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眼前的丰胸翘臀又忍不住狠狠的干了她一次。

  我们开始进入了欢乐的夫妻生活,我每天都会干她一次,但也只能是一次,射了之后很难梅开二度了。渐渐地我发现小卉被开发得我已经不能满足她了,每次一轮结束她能高潮一到两次,结束了休息一会她又想要,但我怎么也硬不起来了,最后只能睡觉……

  看她性欲这么强,我忽然想,如果我满足不了她,她会不会偷吃呢?毕竟熟悉了之后我是见识到了小卉的淫荡的。

  一直相安无事,什么都没有发生,直到有一天我上课去了,中途觉得没意思就逃课回家了,谁知这样倒让我看到了人生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淫妻,准确来说是被女友戴绿帽了。

  我刚到家门口就觉得不对呀!门前怎么有双男鞋?家里来客人了吗?我拿钥匙开门进了,客厅没人,出门了吗?那鞋是谁的呀?忽然听到房里有声轻微的呻吟,我过去想拧开房门发现锁了,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就到阳台上去看。

  窗帘拉着,不过窗子没锁,我小心翼翼的开了个缝,拉开了窗帘一点点,看到女友一丝不挂的趴在床上,她面前躺着个健壮的男人,她正在卖力地给那个男人舔着肉棒。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前男友晓文。

  看着女友给别的男人口交,我想去制止,但我的脚却怎么也移不动,眼睛也移不开,鸡巴极速膨胀,一下子硬了。

  女友在里面跟别人做爱,我却在外面偷看还这么兴奋,我又想起以前她还不是我女友时也这样,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个淫妻爱好者,我看女友被人干比我自己干还爽。想通了,内心的酸楚一下子烟消云散,满满的都是兴奋,看着两个人赤裸着身体交合,我也掏出鸡巴开始撸了起来。

  这时小卉躺在床上,腿张开到极点,整个人像个M字,晓文拿着又硬又粗的肉棒在小穴口磨着就是不插进去。

  小卉:「文哥别磨了,我受不了了,快插进来吧!」

  晓文:「什么插进来呀?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还有要叫老公。」

  小卉:「讨厌~~人家有男朋友的,你还要人家叫你老公。」

  晓文:「不叫是吧?那我也累了,要休息一下了。小骚货还知道你有男朋友啊,你男朋友知道你现在跟别的男人赤裸相对吗?」

  小卉:「老公,老公,我叫,你快插进来吧!你宝贝的骚穴好痒啊!男朋友知道了我也要老公插。」

  看到小卉被晓文调教着,我越来越兴奋,这淫妇还没有调教到极点啊!
  小卉:「啊……」

  被声音带回来,我再看,晓文的大鸡巴已经整根全部插进去了,屁股还在左右摇晃、转圈,不断乱捣. 小卉被玩得浪叫起来,一会说「不行了,不要」,一会又「快一点,用力点干我」。

  晓文忽然淫笑了一下,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晓文用手指抹了点淫水,开始往菊花里面塞。

  小卉:「啊……痛……晓文不要啊!」

  晓文:「你男友不行嘛,到现在还没给你调教好,我以前要是有房子,早给你三洞齐开了。」

  妈的,干我女友还骂我。

  小卉:「老公轻一点,好痛!」

  干,这就允许了啊?

  晓文:「骚货就是骚货!」手指开始在菊花里面一进一出了,同时鸡巴也随着手指一起有节奏地干她。

  晓文:「骚货,下次我叫几个哥们一起来干你好不好?」

  小卉:「啊……好呀……嗯……还叫上次那几个,上次被他们干得好爽。」
  我脑子一下短路了,这是被群P过了吗?还被干得很爽

  晓文:「哈哈,就知道你个骚货喜欢,他们可一直求我再带你给他们干呢!
  知道分手了还骂我,我只好跟他们说分手了,一样能干到你这个小浪穴,是不是呀?」

  小卉:「是啊,我是小浪穴……啊……你们想怎么干都行,我喜欢被大鸡鸡干……」

  晓文:「好,那下次带他们一起来你男朋友家,一起在这个床上给你三洞齐开. 上次都没给你开发好,今天插手指你都还喊痛,下次记得提前洗乾净,老子要用鸡巴享受菊花。」

  小卉:「知道了……啊……用力……嗯……要丢了……」

  晓文:「妈的,真会吸!啊……」

  只看两个人都不动了,只有晓文的肉棒在一跳一跳。

  晓文拔出肉棒让小卉用嘴舔乾净,这一画面太刺激,我的精液也喷出来了,射了一墙。

  晓文:「骚货,下次男友不在记得通知我,我带兄弟们来满足你。」

  小卉:「讨厌~~知道了,等我通知吧!」

  我赶紧退出来了,在外面闲逛回忆刚才刺激的一幕,内心无法平静. 想起刚才他们的对话,我赶紧让好兄弟给我网上订购了一套针孔摄像头.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上一篇:【我的老婆】下一篇:【我和公司接待员的那些事】【作者不详】